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

    物流知识
 
 
 
 
HOME 物流知识
货代法律案例五:上海海事法院关于目的港滞港费纠纷的判决案例
2010-03-23

(此判决案例为分享行业知识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单位所有)

上    海    海    事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沪海法商初字第407号

原告上海凯畅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郑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颀,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大连锦程国际订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负责人赵培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继宏,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王沐昕,北京市灏礼默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凯畅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为与被告大连锦程国际订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于2009年4月24日提起诉讼。本院于2009年4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5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沈颀,被告委托代理人刘继宏、王沐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8年5月,被告委托原告办理货物海运出口订舱业务,由于相关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取,被告出具保函承诺承担由此产生的滞港费。2008年9月,被告通知原告同意拍卖货物,并承诺拍卖所得款项用于抵偿滞港费用,不足部分由其承担。2008年11月,原告为被告垫付滞港费后,被告书面确认货物拍卖所得与滞港费用差额为人民币175,123.54元,并承诺在1个月内支付该笔费用。2009年1月,双方约定以被告为原告垫付的一笔进口关税中的相应部分抵销被告本应支付的上述滞港费。然而,被告于2009年2月向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支付由被告垫付的进口关税人民币175,123.54元。仲裁机构以有关滞港费不属仲裁审理的范围为由,未审理上述滞港费用,并裁决支持了被告的诉请。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偿还垫付的滞港费人民币175,123.54元,并确认双方当事人以相互抵销的方式结清上述滞港费的约定合法有效,同时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本案庭审结束后,原告撤回了“确认双方当事人以相互抵销的方式结清上述滞港费的约定合法有效”的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涉案货物的收货人弃货,相关滞港费用应向收货人收取。被告作为货运代理人,无权处分涉案货物,也不应承担相关货物所产生的债权债务;被告在本案中所作的承诺,是原告和被告原负责人之间恶意串通的结果。涉案提单为记名提单,原告并非提单持有人,其作为货运代理人,不应垫付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滞港费用。原告未能提供拍卖货物的相关证据、有关货物拍卖的费用清单,也未能证明货物拍卖的合法、合理性以及拍卖所得价款。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被告是否应当承担涉案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滞港费用。2、原告有权主张的滞港费用数额应当如何认定。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订舱单、提单、货代发票2份,证明被告委托原告安排涉案货物的出口运输,原告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被告对订舱单和提单内容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提供的提单经过加工,隐蔽了电放印章;对于货代发票所证明的合同关系无异议,但认为发票中列明的拆箱费与事实不符。

2、被告于2008年8月7日和9月5日向原告出具的2份函件、以及2008年11月27日出具的确认书,证明被告确认滞港费金额并承诺支付相关费用。被告称其不可能知晓涉案提单编号,相关函件上记载有提单编号,证明其是经恶意串通后伪造的证据。

3、被告给原告的通知,证明被告同意以抵销方式清偿滞港费。被告认为该份通知上没有落款和时间,其中滞港费与垫付的进口关税金额丝毫不差,并非属于巧合,而是伪证,是原告和被告原负责人之间恶意串通的结果。

4、达飞轮船(英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飞英国公司)出具的设备进口滞期费用发票3份,证明涉案3个集装箱在目的港产生的滞期费用。被告认为该组证据来源于英国,未经公证、认证,其证据形式无效;有关滞箱费的费率应由合同或提单条款予以证明,达飞英国公司自行制定的滞箱费标准只能对本案提单记载的无船承运人TOPOCEAN适用,而不得对抗被告。

5、达飞物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飞物流)的海运附加费发票、上海传顺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顺公司)的付款凭证、原告向传顺公司付款的银行支票2份、传顺公司出具的证明、达飞轮船(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飞中国公司)出具的证明,证明传顺公司向达飞物流垫付了涉案货物的滞港费,原告也已向传顺公司付清了相关费用。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未提出异议,但认为原告出具的银行支票与本案无关,并且不能证明原告已向传顺公司实际付款;达飞中国公司的证明形式存在问题,内容与事实不符;被告还认为传顺公司与达飞物流之间的法律关系不清,涉案提单中并无相关当事人的记载。原告应提交证据证明传顺公司与本案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6、原告向被告开具的滞箱费发票,证明原告已就被告确认的滞港费金额开具发票给被告。被告对其真实性未提出异议。

7、仲裁裁决书,证明被告要求原告支付代垫的关税款。被告对此无异议。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被告之间的代理协议及被告的营业执照,证明原、被告双方互为代理关系,被告的主营业务是货运代理和无船承运业务。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

2、提单,证明涉案提单中有“电放”章,原告提供的提单系伪造。原告认为该证据无原件,其内容与本案无关,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订舱单、提单、滞箱费发票、仲裁裁决书内容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效力可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2份货代发票与本案争议的标的无关,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定。被告于2008年8月7日和9月5日出具的函件、2008年11月27日出具的确认书、以及被告给原告的通知均为经被告签章的原件,被告称上述证据是经恶意串通后伪造的,但未能提供反驳性证据以否定其效力,故对上述证据内容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院予以认定。达飞英国公司出具的设备进口滞期费用发票虽为未经公证、认证的境外证据,但其内容可与本案订舱单、提单,原、被告之间的往来函件等证据内容相印证,对其证据效力可予以认定。传顺公司的证明和达飞中国公司的证明均为原件,对其证据效力可予以认定。达飞物流的海运附加费发票、传顺公司的付款凭证、原告向传顺公司付款的2份银行支票均可与传顺公司证明、达飞中国公司证明相印证,上述证据与本案其他有效证据之间亦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对其证据效力可予以认定。被告多次在其函件中确认本案的海运承运人为CMA(即法国达飞轮船公司,以下简称达飞公司),达飞物流、达飞中国公司和达飞英国公司均系达飞公司的关联公司,传顺公司根据达飞物流开具的涉案提单项下的海运附加费发票支付了相应款项,应当被认定为本案的货运代理人。被告认为传顺公司和达飞物流与本案当事人无关,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双方之间的代理协议及被告的营业执照无异议,对其证据效力可予以认定。被告提供的提单为复印件,其中除电放章外,其他内容均与原告提供的提单相一致。鉴于本案货物是否电放并非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与本案争议的关联性不予认定。

根据本案认定的有效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08年1月1日,原、被告签订国际集装箱海洋出口操作代理协议,双方约定由被告委托原告作为货运代理人订舱和出运货物,运费以双方书面确认为准,发生更改、查验、冲关、待时等额外情况时,原告按照实际发生的费用向被告收取。2008年5月,被告委托原告订舱,订舱单中记载的货物品名为陶罐,装3个40英尺高箱内,共120托盘,重70,560公斤;托运人为CONTRANS CARGO,收货人和通知方为SANDFORD;装货港为中国上海,交货港为英国南安普顿;运费预付。涉案契约承运人TOPOCEAN于2008年5月29日签发了编号为TUFY08053077的货物已装船提单,其中记载的船名、航次为MOL CREATION 006W,CY-CY,交付货物联系人为FUTURE FORWARDING CO.,LTD.,其他内容与订舱单一致。

2008年8月7日,被告致函原告称,船公司为达飞公司、货代提单号为TUFY08053077、海运提单号为CNCL891391的涉案货物会有收货人提取,如无人提货,产生的所有费用和责任由被告承担;被告请原告与目的港船公司确认不要拍卖货物,由此产生的滞港费用,将由被告按照船公司的要求全额支付。2008年9月5日,被告再次致函原告称,由于涉案收货人没有提货产生了滞港费20,772英镑,被告对此费用予以确认;请求拍卖货物以抵偿滞港费用,被告确认抵偿后的费用,并同意承担由此产生的费用和责任。2008年11月27日,原告致函被告称,涉案货物于2008年6月21日到达目的港,一直无收货人提货,至同年9月5日共计产生滞港费用20,772英镑。后提单记载的收货人提出放弃货物,经船公司拍卖货物,拍卖所得与滞港费差额为人民币175,123.54元。上述款项已由原告根据被告要求代为垫付,请被告盖章确认并在1个月内支付。被告在该函件的底部予以盖章确认。此外,被告在给原告的一份通知中称,鉴于其代原告垫付进口关税人民币289,833.74元,原告已归还人民币114,710.20元,尚欠被告人民币175,123.54元;据此,被告不再另行向原告支付原告代其垫付的滞港费差额人民币175,123.54元,该两笔互垫款项予以相互抵销。

根据达飞英国公司向FUTURE FORWARDING LIMITED出具的3份设备进口滞期费用发票,涉案货物于2008年6月21日到达卸货港南安普顿,自2008年6月26日起至2008年9月5日止,每个集装箱在目的港产生的滞箱费和码头费为6,924英镑,3个集装箱共计20,772英镑。2009年8月22日,达飞中国公司出具证明称,涉案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超期用箱费和码头费用,按照发货人和收货人协商后的要求,经与达飞物流确认,达飞中国公司于2008年12月向达飞物流收取了13,000英镑,按照当时汇率折合为25,565.48美元。2008年12月5日,达飞物流向传顺公司开具了金额为25,565.48美元的海运附加费发票,传顺公司向达飞物流支付了该笔款项。2008年10月1日和12月15日,原告先后向传顺公司开具银行支票2份,金额分别为人民币130,000元和人民币45,123.54元。该2份支票均经传顺公司背书。根据传顺公司出具的证明,该公司受原告委托出运涉案货物,并于2008年10月收到原告交付的押金人民币250,000元;同年12月5日原告支付了该公司为涉案货物垫付的目的港滞港费人民币45,123.54元;除去涉案货物拍卖所得,共产生费用人民币175,123.54元,多余费用已经退还给原告。2008年12月15日,原告向被告开具了金额为人民币175,123.54元的滞箱费发票要求其支付相应款项。

2009年4月13日,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作出(2009)海仲沪裁字第012号裁决书,认定原告(被申请人)于2008年9月27日委托被告(申请人)代垫进口关税人民币289,833.74元,被告垫付后,原告于2008年12月18日偿还了人民币114,710.20元,尚欠人民币175,123.54元。被告根据相关货运代理协议书中的仲裁条款提出仲裁申请,故仲裁管辖范围限于因货运代理协议书所产生的争议;原告提出的滞港费事宜超出了仲裁管辖范围。此外,被告对于原告提供的涉及滞港费事宜的3份函件和抵销通知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双方当事人对于滞港费的承担存在争议,故仲裁庭对3份函件和抵销通知的真实性不予审理,对于原告提出的两项款项相抵销的抗辩不予支持。仲裁庭最终裁决原告应向被告支付拖欠的代垫进口关税款人民币175,123.54元。

本案庭审中,原告称达飞物流要求船顺公司支付的25,565.48美元按照2008年12月期间的汇率1:6.85折算,即为原告的诉讼请求金额人民币175,123.54元,该金额为涉案货物拍卖所得与滞港费的差额。被告对于传顺公司系受原告委托出运涉案货物的事实予以确认,并称对涉案货物在目的港的情况不清楚,也不知道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费用是否有人支付。

本院认为,被告委托原告出运涉案货物,原告依约完成了货物出运事宜,双方之间的货运委托代理合同关系依法成立。根据双方签订的国际集装箱海洋出口操作代理协议约定,发生更改、查验、冲关、待时等额外情况时,原告按照实际发生的费用向被告收取。因此,被告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及时向原告支付在货运代理业务中实际产生的合理费用。

涉案货物在正常运抵目的港的情况下,由于收货人弃货,导致了相关滞港费用的发生。代表承运人的达飞英国公司向提单记载的交货联系人FUTURE FORWARDING LIMITED开具了设备进口滞期费用发票,在无证据证明其已收到相应费用的情况下,承运人通过拍卖货物并就其冲抵后的余额向原告委托的传顺公司收取了25,565.48美元,该项行为并无不当。原告作为涉案业务的委托方,对于传顺公司具有相应的合同义务。传顺公司垫付了涉案滞港费用后,可以依照合同向原告收取。原告按照当时的汇率实际支付了人民币175,123.54元,同样有权要求其委托方即本案被告偿还该笔费用。被告辩称其作为货运代理人,不应承担相关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债务,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多次向原告作出书面确认和承诺,同意承担因无人提货而产生的费用和责任,并致函原告请求拍卖货物以抵偿滞港费用。原告按其要求履行了义务并垫付了相关费用,被告也应当按照其所作确认和承诺,履行相应的义务。被告称其在本案中所作的承诺,是原告和被告原负责人之间恶意串通的结果,没有事实依据。

作为涉案货物的货运代理人,被告有义务了解货物出运后的情况、货物到达目的港后的提取情况以及相应费用的产生情况。被告明知目的港无人提货却采取消极态度,应当就其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被告已经书面确认涉案货物经船公司拍卖,拍卖所得与滞港费的差额为人民币175,123.54元,其在没有证据证明承运人拍卖货物的价格不合理的情况下,又辩称原告未提供拍卖货物的相关证据、有关货物拍卖的费用清单,也未证明货物拍卖的合法、合理性以及拍卖所得价款,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在给原告的通知中确认原告欠付的代垫进口关税人民币175,123.54元与本案滞港费人民币175,123.54元两笔款项相互抵销,但又就原告欠付的代垫进口关税人民币175,123.54元提起仲裁诉讼。鉴于相关仲裁裁决支持了被告的请求,被告未能履行两笔款项相互抵销的义务,故被告仍应向原告支付涉案滞港费人民币175,123.54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和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大连锦程国际订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凯畅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175,123.54元;

被告大连锦程国际订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802.47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901.24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1,470元,两项共计人民币3,371.24元,由被告大连锦程国际订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负担。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孙英伟

二○○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孙  晔

检索关键词:中海航集团上海国际货运有限公司 官方 网址 国际货运 海运 空运 工程物流 工程设备 工程机械 工程物资 特种物流 大件货 特种货 特种箱 框架箱 危险品 集装箱 散杂货 件杂货 租船 报关 报检 仓储 集卡 拖车 港口 地面服务 一条龙服务 全程物流 央企

关闭窗口
 
公司地址:上海市虹口区曲阳路800号1806室(200437) 公司电话:+86-21-55889899 公司传真:+86-21-65538714
Copyright © 2009 Coagfreight. All Right Reserved.
沪 ICP 备案10012334 号
友情链接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1349号

友情链接:天龙八部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天龙八部私服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